专注打造中国公用事业(电水气热冷)领域最强B2B品牌营销与供需合作平台!
    登录   个人/企业注册    我要询问/合作/反馈/投稿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网罕见公开表态主辅分离,许继、平高、鲁能集团又将何去何从

将非核心业务处置列入2020年改革攻坚重点工作文件后,国家电网有限公司罕见就主辅分离公开表态: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这一表述出现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3月22日公布的《中共国家电网有限公司党组关于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下称《通报》)中。

国家电网公司在《通报》中称,“以更高的政治站位坚守电网主责主业,下决心退出传统制造业和房地产业务,坚决按期完成深化集体企业改革任务。”此外,“公司集体企业深化改革实施方案获国资委批复,制定工作意见加强对各单位工作指导,确保2020年6月全部完成。加强对宾馆酒店改革督办整改,积极研究市场化宾馆酒店改革模式。截至2019年底,33家未完成改革脱离的宾馆酒店中,12家已完成关闭撤销或脱离,其他21家正加快推进整改。公司培训疗养机构改革实施方案已报送国资委,做好改革前准备工作,待方案批复后全面实施改革工作。”

除了国内电网业务、海外电网投资之外,国家电网还广泛涉猎电工装备制造、信息通信与电子商务等产业板块拥有16家产业公司、6家上市公司,同时接近集齐金融全牌照。

其中,国家电网的电工装备制造业务主要由旗下南瑞集团、许继集团、平高集团、山东电工电气集团、国网信通产业集团承担。房产物业业务则由鲁能集团国网中兴公司承担,控股1家上市公司天津广宇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业务范围涵盖住宅产品开发、商业地产项目开发运营以及物业管理服务。上述《通报》中提及的待整改的宾馆酒店,多为电网公司三产的内部酒店,用来接待内部员工出差、会议、培训等。


“主辅分离”

“主辅分离”,是从2002年电改开始就确立的电力工业改革目标。2002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印发电力体制改革方案的通知》,确定了厂网分开、主辅分离、主多分离、输配分开的改革方向。按照“主辅分离”精神,国网公司理应剥离所有非电网资产,其中包括从事电力设计、设备制造、电力建造等业务的二级单位。之所以要这么做,是为了厘清电网的真实运行成本,在此基础上推动电力市场化。然而,2002年电改在迈出“厂网分开”的第一步之后,后续的“主辅分离”几度搁浅。

2010年,经国资委批复同意,国网公司正式重组整合国内电气设备龙头许继集团和平高集团。电网公司挺进上游装备业打造直属设备制造体系的行为被业内视为违背电改初衷,引发广泛质疑。包括中国机械工业联合会在内的反对方认为,国网将许继、平高收入囊中有悖于电改的“主辅分离”方向,一个集标准制定、设备制造、招标和采购等多重角色于一身的巨无霸电网企业的诞生,无益于公平、公正的竞争机制,将致使国网体系外的电气制造企业更难获得订单。

仍保留在系统内的大多数集体企业与国家电网公司存在关联交易,但很多名称中不带国网字样。曾有中国电力规划设计协会人士指出,国家电网通过其经研院重建规划设计体系,存在一些电网公司在电源接入时,强行指派设计队伍的情况,造成市场混乱。亦有电力行业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长期的主辅不分相互捆绑,滋生巨大灰色空间,电力用户被迫使用电网旗下三产公司施工,导致了电力工程造价虚高。

2014年,曾有消息传出,鲁能、南瑞、中电装备等公司明年将被分离出国网,鲁能由保利接手,南瑞和中电装备由并到能建或电建,后再无下文,主辅分离陷入停滞。2015年3月启动的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延续了此前的思路,要求遵循市场经济规律和电力技术特性定位电网企业功能,“继续完善主辅分离”。

既然国网决定退出传统制造业,许继、平高等上游设备制造资产是否将全部剥离?备受外界关注。另外值得注意的是,3月20日公布的《中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委员会关于十九届中央第三轮巡视整改进展情况的通报》中提到,“大力推动中央企业战略重组和专业化整合,……推动输配电装备制造、海工装备资源整合。”

除了剥离房地产业务,传统制造业也在此次剥离的范围。国际能源网记者查询发现,国家电网在制造业相关的板块有五家公司,分别是南瑞集团、许继集团、平高集团、山东电工电气和国网通信产业集团。
五家大型集团都与制造业相关,也就意味着剥离这项业务的复杂性更大。以南瑞集团为例,主营业务涉及特高压、智能电网、工业节能、智慧城市等多个方面,以国网目前发展目标看,国网的主要业务与南瑞集团的关系极为密切,虽然南瑞的产品也涉及制造业,但南瑞的大部分业务是国网未来发展的技术资源库,国网应该不会甩开南瑞,更有可能的是,南瑞整合旗下业务,把技术含量不高的普通制造业务剥离出去。

1000千伏特高压交流开关
许继集团同样如此,主要的业务也是与南瑞集团类似,特高压业务、智能输配电、智能用电等装备制造业务都与国网的发展息息相关,关于电网主营的特高压、智能输配电设备等生产制造应该会被保留下来。
平高集团是我国高压、超高压及特高压开关重大装备研发制造基地,是首家通过中科院、科技部“双高”认证的高压开关行业高新技术企业。公司产品广泛应用于我国重点电力工程,平高集团曾先后为我国第一条550KV高压交流输电工程,第一条750kV超高压交流输电工程,第一个电压等级最高的智能化示范工程变电站----750kV延安变以及“西电东送”等国家重点工程项目提供了输配电设备。对于国家电网公司来说,平高集团对于我国特高压线路建设方面功不可没,剥离传统制造业,意味着一些普通的电气设备生产可能将被终止,平高集团的智能电网相关的制造应该会被保留下来。


1000千伏特高压单体变压器
其余两家电气设备制造相关的公司同样面临业务整合的情况,将一部分普通电气设备制造业务剥离出去,应该是大概率事件,但其中涉及的利益纷争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解决。
剥离传统制造业的难度会比剥离房地产业务更难,多个子公司的利益纠葛在一起,想要取舍也需要花费一番工夫,这些公司高端制造的产品对于国网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必需品,尤其是国网推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电网的新目标后,需要强大的后续支援,无论在技术上还是产品上,国网集团与这些子公司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舍掉哪些业务或许将成为摆在管理层身上的一道难题。

国家电网旗下另一家历史渊源颇为复杂的全资子公司鲁能集团,历经多次改制,其前身可追溯到国家电网山东电力集团公司下属“三产多经”企业(电力行业内部对第三产业和多种经营公司的通称),曾为职工持股的集体企业。电网公司下属的集体企业,属于特殊历史时期下的产物。改革开放后,安置电力系统无业职工家属、待业职工子女和分流富余职工等现实需求,催生出大批集体所有制企业。国网公司系统的集体企业主要围绕电网主业,业务包括电网建造、电工设备制造、电力设计,甚至房地产、物业等等相关辅业,其中以电网建设(包括设计、施工、工程监理等)和电工产品制造份额最大。

官网资料显示,鲁能集团拥有29年城市开发经验,布局全国23个省市区,累计开发建筑面积1300万平米。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在业内看来,鲁能土储规模庞大,资源雄厚,虽不属于头部房企,但一直是潜在的“巨无霸”。鲁能是国资委直属的21家持有房地产“牌照”的央企之一。2010年,为规范央企大规模进军房地产业的现象,国资委发布“退房令”,要求央企全面退出房地产,仅保留16家央企的房地产主业资质。此年,又有5家央企获准保留这一资质,鲁能即在此列。

针对退出房地产业务,国家电网在《通报》中称,“积极与国资委汇报沟通主要思路,促请国资委明确整改工作方向。按照国资委意见进一步完善退出和转型方案,加快推动整改工作。”在产融结合方面,“严控业务范围,避免脱实向虚,制定并下发金融业务清单,实施分类管控、动态调整。”


鲁能已整合部分地产业务注入广宇发展

记者了解到,国家电网旗下的房地产业务由鲁能集团有限公司具体运作,后者是国家电网的全资子公司。那么,这是否意味着鲁能集团将退出房地产业务?对此,鲁能方面并未做出回应。

“从国家电网的角度出发,要做大做强企业的主业,所以会考虑把地产剥离出来。但中国电网退出房地产,并不代表鲁能集团退出地产业务。鲁能集团的房地产业务有可能会剥离重组,即可能跟国资委下的以地产为主业的平台进行整合。” 亿翰智库董事长陈啸天表示。

对于国家电网此次调整而言,类似鲁能集团等自然需要积极进行调整。”严跃进指出,对鲁能集团而言,这两年持续在做业务整合,整个整合周期较长。从实际情况看,后续依然需要加快整合资源,尤其是在开发业务等方面或将面临限制的情况下,这就要求鲁能后续继续强化业务调整,以符合当前中央的精神和思路。

鲁能集团旗下还有一家上市公司广宇发展。公开资料显示,2009年12月,广宇发展与鲁能集团就资产重组与整合初步达成意向。近年来,鲁能集团不断整合资产进入广宇发展,后者成为其重要的上市平台。目前,鲁能集团旗下的房地产业务,大部分为集团直接运营,部分资产被注入广宇发展。

公告显示,2019年,广宇发展实现总营收为229.87亿,同比下降15.04%;营业利润41.12亿元,同比增加21.23%;归母净利润31.42亿,同比增长25.57%。


资源整合 鲁能开启泛产业地产时代

据了解,鲁能集团的房地产业务以“大盘模式”著称。前几年,鲁能集团曾在北京、海南等地开发数个体量庞大、开发周期长的标杆项目。以海南为例,鲁能在三亚、海口、文昌等城市,均为旅游大盘,并依托大盘热销项目,助推企业销售金额。

2016-2017年间,鲁能集团的地产业务发展较为迅猛。据克而瑞榜单统计,2016年,鲁能集团流量金额达646.7亿元,排名第20位。而在2015年,鲁能集团仅以220.7亿元排名45名。

2016年期间,鲁能集团业绩实现了3倍增长,对此,亿翰智库在一份分析报告中指出,2016年,鲁能集团在北京、济南、重庆三家城市公司及海南区域公司实现年度销售额破百亿;营销执行整合化,揭开了集团“大营销模式”序幕,多项目集中入市带来9月份120亿元的单月销售额。此外,产品配置体系化,确定7大泛产业地产体系,商业地产、文旅地产、体育地产、健康地产、科技地产、民生地产、美丽乡村,形成产品线矩阵并开始发力。

在此基础上,克而瑞榜单显示,2017年,鲁能集团流量金额达893.7亿元,排名第21位。2017年,鲁能集团在售项目达30多个,其中鲁能•三亚湾新城、山海天、鲁能领秀城、格拉斯小镇、泰山7号等项目销售金额均在50亿元,五个项目业绩合计贡献率达40%以上。

不过,在此之后,鲁能集团未再公布房地产销售数据。实际上,近些年鲁能集团正逐步淡化房地产业务,其业务逐渐向上述7大产业转型。

在具体的业务板块上,商业产业产品线包括:鲁能城、美丽汇;文旅产业产品线:鲁能胜地;体育产业产品线:鲁能泰山7号;健康产业产品线:鲁能泰山9号;科技产业产品线:鲁能硅谷、鲁能2025;民生产业产品线:鲁能绿色家园;美丽乡村产品线:共享农庄。记者了解到,其中大部分项目还处于在建状况。

  据澎湃新闻了解,国家电网公司2月初内部印发的《2020年改革攻坚重点工作安排》中,对剥离非主业提出了时间表:9月份完成“集体所有制”企业压减、产权关系搭建、产业管理公司规范运营等改革任务,年底前基本完成非核心业务处置。大力推进“省管产业单位”混合所有制改革,实行市场化运行。10月份基本完成退休人员社会化管理工作。深化医疗机构改革,年内完成疗养机构改革。有序退出传统装备制造、房地产、宾馆酒店等业务。基本完成生产经营类事业单位改革。

   做专主营业务是重点   
国网此次宣布剥离房地产和传统制造业的业务时间点在中纪委巡视之后,可能是中纪委在巡视过程中发现了上述业务板块存在一些问题会影响公司主营业务的发展。之所以没有将与主营业务不太相关的金融业务一起剥离,是因为国网在特高压和抽水蓄能电站以及其他一些电力建设项目方面需要投入较大的资金,电网的金融服务可以直接或者间接吸引一部分社会资本进入,对于解决国网在电力项目建设的资金难题来说大有裨益。


   剥离任何一个赚钱的业务对于企业来说都会心痛,不过随着国家对房地产业务的宏观调控,房地产业务可能不会像之前那样赚钱,尤其是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旅游业基本停滞,旅游相关的地产业务也成为亏损的重点。此时剥离房地产业务,对于电网的影响有限。剥离传统制造业,实际上是国网有意淘汰掉一部分技术含量较低、盈利较差的电气设备生产和制造,全力为智能化电气产品升级换电提供空间。相信国网通过合理的布局和重新规划,实现建成具有中国特色国际领先的能源互联网企业的目标也可以如期实现。